大潍县的县令,咋成了《聊斋》里的驴?

栏目:明星 来源:映象生活 时间:2019-10-09

↑点击“潍县老事儿”,关注不扯淡的公众号

大潍县的县令,咋成了《聊斋》里的驴?

《聊斋志异》中有一篇《潍水狐》,讲的是一个陕西的狐仙在潍县的故事。因为预知了康熙十三年至十五年(1674-1676年)陕西提督王辅臣反叛之战乱,提早就迁居到潍水之滨的潍县。

狐仙一家租了乡绅李氏的空闲宅子居住。两家相处久了,狐仙便跟李氏坦言了自己是狐类的事儿。

消息传出去之后,大家都好奇啊,就跟现代人崇拜明星似的,总是想见一见满足下好奇心。“跑男”鹿晗不就被众多热情的粉丝拥堵在了绍兴高铁站,只好倒过头坐火车往回走了一站,才绕道逃脱了包围。当年看狐仙的动静,虽比这差一些,但大众的心理基础是有些类似的。

不仅本县的乡绅大户,就连郡里的州官也来拜会,狐仙老翁自是一一接待,不失礼数。唯独当时的潍县县令一再托李某人带话“求交往”时,狐仙却断然拒绝了。

房东李某人当然就奇怪了,别人来拜访都是以礼相待,为什么单单将这位一邑之令拒之门外呢?

狐翁悄悄跟李氏说:“您不知道,这个人前世是一头驴。现在虽然一副人上人的模样,但却仍然是一个吃蒸饼也会醉(喻其贪财无厌)的人。我虽然也是异类,但仍羞与之为伍。”

李某人没辙,只好编了个瞎话去回复县令,说:狐翁畏惧大人您的神武英明,不敢相见,云云,总算把这事儿给搪塞了过去。在故事里,蒲松龄老先生特意搭上一句,说这是“康熙十一年”的事儿。康熙十一年(1672年),也正是潍县第一部官修志书《潍县志》纂修的那一年。

对号入座的八卦一下:这一年潍县的县令是陕西临潼人王珍他究竟怎么得罪了蒲松龄,被他在小说里这么编排成了一头驴?

潍县与淄川蒲家庄相距200多里地,算不上有多远。王珍为潍县一邑之令,蒲松龄为淄川一介名士,二人之间互有唱酬交际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。或许就是在交往中,王县令得罪了蒲先生也未可知。

要知道,柳泉先生很喜欢在聊斋的故事里夹带私货:于己有恩的人,会暗中褒扬;对于自己愤恨的人,也会夹枪带棒。至于王珍县令得罪蒲松龄的具体事实,因不见确凿的资料,不敢妄言。近年来有一说,言称是因为王珍曾邀约蒲氏抵潍参与《潍县志》的纂修,但最终失信而开罪了柳泉居士。即便此说真的有民间传说为凭,也不过仅仅是演绎罢了,不足为信。

大潍县的县令,咋成了《聊斋》里的驴?

↑《聊斋志异图咏》插图“潍水狐”。表现了狐翁与李氏在房中窃语,而带着随从的潍县县令则等候在宅门之外,“求交往”。

大潍县的县令,咋成了《聊斋》里的驴?

↑《聊斋志异》之《潍水狐》原文。

未经允许,谢绝转抄。

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潍县老事儿”。

铁粉儿可加小秘微信wf54060046,敲门入群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